godgd

隐身对其不可见

FITTING ROOM 1.

#全是私设

#短篇不定期更新

#奢侈品店员丹×富家小少爷罐

 

 

 

周一是奢侈品店一周中最冷清的一天,这天往常是姜丹尼尔的休息日。

 

每周日下班后的夜晚,是姜丹尼尔和他的狐朋狗友们例行聚会的时间,夜宵K歌,泡吧喝酒,胡言乱语地比谁吹的牛更厉害,互相嘲笑后好聚好散各回各家。一觉睡到周一正午,起来煮一份洒满胡椒粉的二合一拉面,吃完丢了碗筷就跑去窝在沙发上看漫画书,嘴里塞满小熊软糖。


让姜丹尼尔在周一早晨西装笔挺,尽职尽责地站在店门口当做生意全靠脸的哑巴店员的原因只有一个。公认希腊美男自称灵魂伴侣,他的好同事好朋友邕哥本哥在工作日的前一晚喝得不省人事,至今还躺在他家地毯上挺尸。

 


周一上班真没意思,姜丹尼尔不动声色地弯起左膝把重心换到右腿,连个凶巴巴地对别人说买不起就别乱碰的机会都不给一个。



接受现状后他又开始数落起恶意旷工的邕圣祐,顺带觉得南韩雷锋他本人可能有资格向公司申请一波全勤奖。之后隐秘而伟大的姜丹尼尔先生对着脚下的高档软毛斑马纹地毯开起了小差。

 


姜店员思考的核心内容是,让自己不孤独终老的十万个解决办法。




 

 

之前一个周日的晚上,情感专家邕老师心血来潮举办了一场联谊活动,拉上小表妹给在座的酒肉朋友每人发配了一位女大学生,号称各型各款包君满意。姜丹尼尔看着邕圣祐讨好的笑容,只觉得他活像个拉皮条的人贩子。



闻多了奢侈品店里的名牌香水,女孩贴着大腿坐下的瞬间他就全然失了兴趣,端了杯红酒把自己又往软坐沙发里嵌。包间里的女孩个个妆容精致,眼线上挑的角度精确美艳。不管谁来欣赏都挑不出任何毛病,但姜丹尼尔的观后感只剩下一句还不如我家的猫好看。

 


“丹尼尔,你不会不喜欢女生吧。”


朋友看他兴致缺缺的样子,随口调侃了一句。

 


我不喜欢女生。二十二岁杰出青年姜丹尼尔被当头棒喝,做出了人生的重大觉悟。他再没有看旁边的女孩一眼,只是低头对着小兄弟打了个招呼,知会它近期可能派不上什么用场,并且郑重承诺自己不会让它只是个摆设。毕竟他怎么算都觉得自己即使在同性间,屈身为下的概率也是零。


 

于是他马不停蹄地回到釜山,稀里糊涂就向父母出了柜。


 

小姜长吁一口气打开了心结,老姜脸上的迎接儿子的笑容却凝固了。老姜噼里啪啦冲着儿子就是一顿骂,气不过还抽了鸡毛掸子往他身上挥。小姜也不反抗任由他爹撒气,得到一句滚和断绝经济来源的最终审判。小姜只好开着老姜送的轿跑,灰溜溜地回去首尔老姜给置办的高层公寓。釜山公子姜丹尼尔正式开始了首尔务工生活。

 


这次关于人生哲学的思考被盖棺定论,找不找得到对象没关系,铁饭碗可不能丢。




 

姜丹尼尔听着身后女性店员温柔介绍新品的声音,感到右腿也站麻了,无所事事地怀念起了冲着他来店里消费的顾客。富家千金,用稍有刻意的绅士风度就能斩获。贵妇名媛,一个微笑她们立刻刷卡买单。就连同性的时装博主杂志编辑,宽肩窄腰大长腿一起上也能轻松拿下。



但今天,这个姜丹尼尔本该休息的星期一,他深深感到自己失去了作为明星店员应有的价值。

 


所以当赖家管家推开奢侈品店气派的大门时,空闲着的店员只剩下一个。

 


“你好,我来取这周的新品。”中年男子开口,面上不怒自威。

 


姜丹尼尔第一次在周一上班,没见过赖家的管家李叔,自然也不懂他的意思,只好求助还在费力推销的女店员。原来这项任务本该由邕圣祐一手包办,即使没有提前订购,赖家也会在每周一来取前一周到店的新品,久而久之姜丹尼尔任职的奢侈品店几乎就成了赖家的私人衣柜。



因为不熟悉流程,从取货到打包花了不少时间,姜丹尼尔不好意思地道歉,得到温文儒雅的男人一个安慰性的和善微笑,把购物袋送到店外车上的提议也没有遭到拒绝。

 


即使一手拎了三个袋子,姜丹尼尔也还是赶在李叔之前为他开了门。

 


“李叔,今天怎么这么慢?”完全是小孩子撒娇的语气。

 


赖冠霖余光瞄到李叔的出现时就开了车窗探出头来询问,这次花费的时间是以往的几倍。他本就不是什么安静的孩子,为了消磨等待,手指都啃到了第三根。即将转战无名指的时候,他突然意识到,跟着李叔送货出来的男人不是之前脸上有三颗痣的漂亮哥哥。

 


等人把购物袋稳妥放进后备箱,就看到对方又站上人行道准备鞠躬送行。赖冠霖指甲都不啃了,两手扒在窗框上,眼睛一眨一眨地盯着人不放。这个店员虽然没有之前那个帅气,但下榻的眼角像极了小时候爸爸给买的萨摩耶犬。

 


李叔还没走到副驾驶打开车门,姜丹尼尔已经鞠完躬起了身,抬眼就正好对上换了个姿势托着下巴观察他的赖家小少爷,于是他下意识扬起一个职业笑容以示友好。



赖冠霖丝毫没有偷窥的自知,也不收回视线,扯开嘴角亮出酒窝,算是回应对方的礼貌。然后他才慢悠悠地转过头,关上车窗,印在窗户上的后脑勺线条圆润可爱。车子启动前,赖冠霖又下意识地把手往嘴里塞。

 

 

恭敬地送走金主,姜丹尼尔脚步虚浮回到了店里,自暴自弃地发现他连男孩双眼皮上的褶皱都记得一清二楚。釜山男子汉姜氏二十多年无欲无求,始终秉持着安于现状享受生活的人生宗旨,却在此刻突然变贪心起来。



想再看看他盛满光亮的眼睛,戳戳他甜滋滋的笑窝,摸摸他泛出粉红的手指骨节,听听他声调缓慢的软糯韩语。

 


想再见到他。

 


姜丹尼尔好像给自己之前没头没脑的出柜找到了理由。

 

 





 

 

 

 

本来想一股脑写完的,但我实在是磨蹭。

短篇五章内完结,不定期更新。大家有缘再见吧

车会有的。虽然我很想写纯纯的恋爱故事,但我做不到啊

可以爱我但不要骂我。

后会有期我先跑路。

评论(21)

热度(457)

  1. wannapeachcola2006 转载了此文字
  2. 可以拥抱甜橙嘛godgd 转载了此文字